亚博2022手机登录网址

歡迎訪問中共濟南市委黨校!

| | |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科研咨政

《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人與自然關系的異化與和解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1-25 作者:經濟管理教研部副教授 常穎 瀏覽量:27579

經濟管理教研部副教授    常  穎

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以下簡稱《手稿》)是馬克思1844年4月至8月在法國巴黎撰寫的未完成手稿,直到1932年才被整理出版。這是一部馬克思早期最重要、影響最大的著作之一,它既閃爍著新思想的光芒,同時又帶有舊思想的印記,是馬克思主義研究史上最富爭議的文本。青年馬克思在“異化勞動與私有財產”“私有財產和共產主義”“對黑格爾的辯證法和整個哲學的批評”等部分描述了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自身關系在共產主義社會的應然狀態與資本主義社會的實然狀態,形成了馬克思恩格斯生態思想的雛形。

一、勞動:聯系人與自然的橋梁

勞動對于人類文明和歷史進步具有重大意義。整個世界歷史無外乎是人通過人的勞動而誕生的過程,人正是通過勞動這種有意識的生命活動創造了社會的全部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在《手稿》中,青年馬克思開始將“勞動”這個概念使用在哲學與經濟學中,明確了“勞動是聯系人與自然的橋梁”這個科學判斷。

勞動使人與動物區分開來。馬克思在中學畢業論文中就開始思考人與動物的區別,認為人比動物高貴的地方在于人有高度自覺的社會責任感與歷史責任感。在《手稿》中,馬克思進一步探討勞動人與動物的本質區別。動物的活動有時候也會改變自然(如螞蟻筑巢,鳥兒搭窩),但這種改變很明顯只是一種本能,而不是在正確認識和運用自然規律的基礎之上的有意識活動。因此,動物只能維持自身的繁殖行為,而人類除了維持自身的繁殖行為之外,還能按照自身需求,按照美的規律創造性生產、改造整個自然界。人對于自然的社會責任感就在于一方面要按人類的需求,另一方面要按美的規律來改造自然界。

人與自然在實踐關系基礎上形成的多重關系是歷史的、具體的、豐富多彩的。物質生活貧窮的人沒有心思去欣賞什么美麗的景色,唯利是圖的商人看不到礦物的美和獨特性。從價值關系看,人與自然之間經歷了自然是人的工具到人應該合理利用自然的轉變。馬克思既承認自然界各物種對于維持自然生態系統平衡而具有的內在價值,又主張自人的生存和發展而言的外在價值,是人與自然價值統一論者。

二、異化勞動:人與自然關系異化的根源

異化勞動,簡單地說,就是勞動的異化,勞動的異己化。比如說,一個人他是勞動者,他的勞動過程、他的勞動產品,他在勞動過程中與別人結成的關系,本來都是屬于他的,但是在一定的社會條件下,卻成為外在于這個人的力量,成為他無法控制、擁有和主導的外在對象。異化思想是貫穿馬克思早期理論思考的一個基本指南,它在馬克思哲學中有著基礎性地位。在《1844年手稿》中,馬克思剖析了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和資產階級國民經濟中存在的問題,完整地提出了異化勞動理論,揭示了人的勞動產品同工人相異化;人的勞動活動同人相異化;人的類本質同人相異化;人同人的關系相異化這四個規定。在資本主義生產關系下受資本邏輯的主導,異化勞動帶來的是經濟生活、政治生活、觀念生活等所有人的生活領域的異化,當然也包括人與自然關系的異化。

人與自然是對立統一的辯證關系。人直接是自然存在物,是自然存在物與社會存在物的對立統一。一方面,人的生存和發展要受到自然界客觀條件的限制和制約;另一方面,人能夠能動地、創造性地認識和改造自然。因此,人是自然存在物與社會存在物的對立統一,人不能脫離自然而實現自己的本質力量。

異化勞動導致了人與自然關系分離。勞動是人與自然關系的橋梁,勞動出現了異化,人與自然的統一也就隨之打破。《手稿》中,馬克思強調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工業的力量加劇了人與自然關系的分離。人越是通過勞動占有自然界,獲得財富,自然界就越受到傷害,人就越失去它。由于獲得利潤的動機,資本家通過異化勞動實現對工人經濟與生態雙削的同時,卻希望工人能夠盡量高消費,以加速資本周轉速度,使資本可以更快被利用起來創造更多的剩余價值。“每個人都指望使別人生某種新的需要,以便迫使他作出新的犧牲,以便使他處于一種新的依賴位并且誘使他追求一種新的享受”。在馬克思生活的時代,雖然工人連本的生活都難以保障,但只有生產出來的產品不斷被消掉才有可能續新的一輪的生產這是本主義生產方式持續下去的前提。資產階級一方面希望生產的產品能夠賣出去,另一方面為了節省成本又盡其所能地克扣工人的工資,這樣導致生產相對過剩與工人購買力不足,從而不可避免地產生經濟危機。這也是促使消費主義產生直到今天盛行的根本原因消費主義本質上是反生態的,這種反生態的消費方式加劇了人類對自然的破壞。

三、異化與揚棄異化:人與自然和解的必經之路

自然科學的發展加劇了資本主義條件下異化勞動對自然的破壞、工人身心的摧殘、社會關系的扭曲。工業越來越進入人的生活,使得人的生活非人化傾向日益嚴重,但這種非人化方式的異化勞動為人的解放作準備,是實現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自身關系和解的必經之路。馬克思指明了從異化勞動到揚棄異化勞動是人與自然關系實現和諧的具體路徑。“自我異化的揚棄同自我異化走的是同一條道路”[1]。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占有生產資料的資產階級由于追求利潤不考慮自然的承載能力,工人所從事的勞動已不再屬于工人自身,這樣就造成了人與自然的雙重異化。當金錢統治了人,使得人們向它頂禮膜拜,金錢剝奪了人和自然界的價值,使得人類對自然界不屑一顧,這種金錢統治下的自然觀貶低了自然界應有的地位與價值。“一切生靈,水里的魚,天空的鳥,地上的植物,都成了財產;但是,生靈也應該獲得自由。”[2]雖然資本的自然觀導致人與自然關系的異化,但它又是人類無法逾越的歷史階段,因為“在人類歷史中即在人類社會的形成過程中生成的自然界,是人的現實的自然界;因此,通過工業——盡管以異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類學的自然界”。[3]雖然,工業化大生產造成了人與自然關系的異化,但同時也創造出了巨大數量的物質財富,這是真正的、人類身處其中的對象性關系的自然,它為人類發展提供物質基礎。

四、共產主義:人與自然關系超越異化達到和解

共產主義承擔著克服異化勞動的使命。在共產主義社會,人的勞動將是自由的生命活動,人能夠在勞動中感受到生命的力量、價值和尊嚴,在這種自愿地、積極地勞動中人與自然、人與人、甚至是人與自身的關系最終得到和諧統一。“這種共產主義,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等于人道主義,而作為完成了的人道主義,等于自然主義,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間、人和人之間的矛盾的真正解決,是存在和本質、對象化和自我確證、自由和必然、個體和類之間的斗爭的真正解決。”[4] 

共產主義社會是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實現了人與自然持續不斷的良性互動。自然界將作為人的無機身體而存在,人的肉體生活和精神生活同自然界相聯系,也就是同自身相聯系,人不再是自然的對立面,而成為自然的一部分。這樣,人化的自然與人的自然化相互融合,實現了人與自然的真正統一,從而也實現了人與人、人與自身的真正統一,實現了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發展。

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注定會加劇人與自然的對立,帶來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他將人與自然對立關系的消除作為共產主義運動的重要內容,對今天來說依然具有很強的現實指導價值。破壞人的生存環境的是人類自己,是人所形成的社會。所有人以所有人為敵的社會,必然會加劇人對自然的掠奪。因此,徹底解決人與自然的矛盾必須通過理順人與人的關系來解決人的對立。共產主義社會中,人的個性和自由得到彰顯,而且每個人的個性和自由都是其他人的個性和自由的條件,每個人都是為別人的存在而存在。

在《手稿》中,馬克思以人與自然關系從異化到揚棄異化為主要線索,揭示了生態危機產生的根本原因,為人與自然關系的最終和解提供了理論前提,對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生態文明建設依然具有重要價值。

 

參考文獻:

[1]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82頁。

[2]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2頁。

[3]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93頁。

[4] 《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85頁。

 

亚博2022手机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