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2022手机登录网址

歡迎訪問中共濟南市委黨校!

| | |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科研咨政

全過程人民民主——通向未來共產主義 和諧社會的必由之路 ——讀《德意志意識形態》國家和法同所有制關系有感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1-25 作者:政法教研部講師 楊杰 瀏覽量:26593

政法教研部講師    楊  杰

在《德意志意志形態》一書中,馬克思談到了國家、法與所有制之間的關系,一方面,國家的出現是所有制發展的必然結果,另一方面,所有制的組織形式需要由法律以國家意志的方式加以體現和保障。所有制關系也就是財產關系,是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所體現的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之間所形成的社會關系。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指出:“共產黨人到處都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的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運動。在所有這些運動中,他們都強調所有制問題是運動的基本問題,不管這個問題的發展程度怎樣。” 習近平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不斷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從所有制關系上講,全過程人民民主就是一種所有制關系的表達與協調機制,其實現了過程與成果、程序與實體、直接與間接、人民民主與國家意志的有機統一,是通向未來共產主義和諧社會確保公平正義的必由之路。

一、未來共產主義社會的實現需要全過程人民民主

(一)未來共產主義社會的和諧來自于全過程人民民主讓共識的達成

共產主義社會之所以被稱為理想社會,其中一個根本理由在于在各方面都要形成一種包容和諧的社會關系。這種社會關系的形成,一方面需要全過程人民民主的保障,以便于大家對某些問題能夠達成共識。另一方面,也需要對每一個體所應有的尊嚴、所需求的公平正義,通過全過程人民民主得以體現。正是因為全面實施了全過程人民民主,共產主義社會的不同社會關系的個體或群體之間,共同的認識需求能夠在達成共識的基礎上得以實現。

(二)全過程人民民主在實現未來共產主義過程中碎化著國家權力

在社會主義社會,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是邁向共產主義的必由之路。正如馬克思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中所談到的:“真正的民主制中政治國家消失了,這可說是正確的,因為在民主制中,政治國家本身,作為一個國家制度,已經不是一個整體了。”全過程人民民主對權力的碎化作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主要體現為在立法、執法、司法過程中人民對各項權力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正是通過全過程人民民主功能性嵌入,在潛移默化中,權利對權力替代性的碎化作用慢慢使國家某些功能消亡。正如托克維爾在《論美國的民主》中指出的,“于是,在美國的鄉鎮,人們試圖以巧妙的方法打碎(如果我們可以這樣說的話)權力,以使最大多數人參與公共事務。(也是法國巴黎公社直接民主制度原型) ”這種直接民主參與公共事務的方式,馬克思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中予以了肯定。

(三)全過程人民民主體現著共產主義社會實現過程中應有的公平正義

強調人民民主的全過程性,是因為人民民主在社會發展過程中承載著重要的風險防控功能。

第一,人民民主具有正義實現功能。這是自然正義原則在民主方面的基本體現。自然正義原則包括兩方面內容:一是任何人不能做自己案件法官,這是回避權的要求;二是聽取當事人的訴求。從人民民主角度上講,第二項原則就是申訴權,作為基層黨政府部門,聽取人民訴求不僅是對人民民主權利的尊重,更是民主執政的根本要求。

第二,人民民主具有壓力釋放功能。霍桑效應最能解釋人民民主的壓力釋放功能,簡單來說,霍桑效應是指通過讓人表達訴求方式給自己釋壓來確保社會和諧穩定的方式。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北省武漢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時指出,“對群眾出現的一些情緒宣泄,我們要多理解、多寬容、多包容,更要做深入細致的工作,包括心理疏導、解決實際困難

第三,權利保障功能。人民民主能夠確保憲法第41條明確賦予公民的三項基本權利:對不良作風的批評、建議權;對違法失職行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權利受損的求償權。

二、全過程人民民主推進過程中的時代審視

盡管作為人民民主最重要體現形式的人民民主在基層社會治理過程中發揮著重要的選舉、協商、決策、管理、監督等重職能,但就人民民主應具備的全鏈條、全方位、全覆蓋的過程上,還出現了重選舉輕治理、重過程輕落實、重參與輕發言、重規則欠精準等過程中斷現象,值得引起重視。

第一,制度不精準。就人民民主發展過程來看,我國出臺的包括《村委會組織法》等法律法規及相關政策文件并不少,但在實踐操作過程中,出現的現實問題并不能從現有制度規則或政策文件上精準找到應對之策。如在推行書記主任一肩挑過程中,如果書記被問責撤職,那其擔任的主任之職在實踐中很難及時依法定程序被撤換等。

第二,人民民主制度所需政治文明沒有配套形成。就民主發展規律而言,在客觀上,民主權利實現與人的財富、離權力中心距離、教育程度有關;在主觀上,民主權利實現與個人訴求表達能力、反駁他人能力、妥協讓步能力有關。雖然我國人民民主發展比較超前,但與之相適應的法治信仰、道德品質、民主素養等都很欠缺。

第三,人民民主承擔的選舉與治理功能失衡。主要體現為:一是陷入選舉主義謬誤,重選舉民主輕決策、管理和監督,使人民民主功能失衡;二是政府治理與社會自治邊界混淆,公權力過多干預權利自治事項范疇,統計顯示,政府在人民民主發揮過程中,尤其是群眾自治權實現過程中,大約只有5%的事項是需要政府干預解決的;三是黨內民主、人民民主、協商民主與人民民主缺失有效融通機制等。

三、推動全過程人民民主實現共產主義和諧社會之路的現實應對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民主不是裝飾品,不是用來做擺設的,而是要用來解決人民需要解決的問題的。”新時代,要讓全過程人民民主成為走向未來共產主義和諧社會的必由之路,必須在實現全過程人民民主的民主真諦上做足功夫。

(一)堅持黨的領導

一是發揮好基層黨組織民主示范作用。正如黨的十六大報告所指出的:“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對人民民主具有重要的示范和帶動作用”。二是黨內民主和人民民主要相互促進。黨內民主對人民民主是自上而下的推進,黨內民主與人民民主要有機銜接,人民民主要通過自下而上的發展方式,不斷增強與黨內民主的融通融入能力。三是黨組織要引領好人民民主。黨的引領包括:基層群眾自治的相關政策法律的完善、人民民主典型經驗的總結推廣、新時代黨的指導思想對人民民主全過程的融入等。,

(二)探索建立人民民主全過程化

對人民民主而言,人民民主全過程化表現為三個方面的特征。一是全民性,即除被依法剝奪政治權利的人進行必要的權利限制外,要做到人民民主面前人人平等,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應。二是全周期性,即人民民主要體現全過程。除要確保人民民主選舉功能發揮外,還要體現協商、決策、管理、監管的治理功能,這正是我國人民民主較之于西方民主制度單一選舉功能所體現的制度優勢所在。三是全覆蓋性,即在人員上要體現出全民性。在內容上要體現出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文明全方面,在程序上要體現出所有環節,在民主形式上要體現出黨內民主、人民民主、協商民主與人民民主的一體化銜接,在制度上要實現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與依法治國的有機統一。

(三)增強全過程人民民主的法治化進程

一是用好基層立法聯系點加強立法的民主性。雖然目前我省很多地市已實施基層立法聯系點制度,但很多地方在實施過程中沒有配套相應制度保障,需要補上這一課。二是規范好民主行政的柔性執法行為。雖然柔性執法能夠很好地處理好行政執法與人民民主治理功能作用發揮的雙重功能,由于缺失統一的制度規范,在踐行過程中還存在柔性執法行為任性失范問題,這影響了社會主義法文化“法安天下”與“德潤人心”功能在人民民主作用的發揮。三是要促進司法民主化和民主司法化,確保人民民主對司法過程的參與。同時,對有損人民民主權利實現的違法行為,要確保司法對人民民主權利實現的保障。四是要加快人民民主協商制度法制化,即要通過立法方式,將人民民主協商制度納入法治化軌道。

(四)采取多種形式激發人民民主的活力

一是要明確政府治理與基層自治的職責邊界。即政府在引導好基層自治的同時,只要做好百分之五需要政府參與治理的事項即可。二是要防止權利任性,尤其是要防止濫用人民民主權利。三是要強聯動,即要盤活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的民意代表功能。通過建立常態化機制增強政協委員、人大代表與社會各界及基層群眾民主互動過程;四是要抓落實,即在平等自愿基礎上通過簽訂協議、引入公證、采取律師見證、邀請政府參與、進行司法確認等方式確保人民民主協商結果得到落實。

 

亚博2022手机登录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