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2022手机登录网址

歡迎訪問中共濟南市委黨校!

| | |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教學培訓

《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的政治經濟學意蘊

來源: 發布時間:2022-01-25 作者:黨史黨建教研部助教 楊謹碩 瀏覽量:28080

黨史黨建教研部助教    楊謹碩

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以下簡稱《手稿》)在1932年時隔近百年的首次發表,開啟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的又一個新階段。這份《手稿》被譽為“馬克思主義的秘密和誕生地”,不僅是一篇經典的哲學論著,也是馬克思開始政治經濟學研究的起點,是馬克思從哲學批判到政治經濟學批判的重要轉折點。

一、內容“革故”:以“異化勞動”為核心的政治經濟學批判

《手稿》是馬克思于1844年4月至8月在巴黎研究政治經濟學時所撰寫的,所以又被稱為“巴黎手稿”。雖然此前,恩格斯于1844年2月在《德法年鑒》上發表了《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率先批判了古典政治經濟學。但馬克思對于政治經濟學的再次批判,也就是對于政治經濟學的社會主義批判,是對德國政治經濟學的完善與發展,也為后來《資本論》的誕生確立了思想基礎。具體來看,《手稿》主要由以“異化勞動”為核心的政治經濟學批判、以“異化勞動積極揚棄”為核心的共產主義、以“對象性活動”為核心的哲學變革三大部分內容組成,分別涉及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和哲學領域。其中,以異化勞動為核心的政治經濟學批判深刻展現了《手稿》的政治經濟學意蘊。

馬克思在《手稿》的序言中寫道:“我用不著向熟悉國民經濟學的讀者保證,我的結論是通過完全經驗的、以對國民經濟學進行認真地批判研究為基礎的分析得出的。”馬克思在文中提到的國民經濟學,其實也是古典經濟學,是當時德國人對政治經濟學的統稱。在《手稿》的序言中,馬克思就宣稱要對古典政治經濟學進行批判。

馬克思對于國民經濟學的批判首先從二律背反入手。在馬克思看來,國民經濟學內在地包含著一系列的基本矛盾乃至二律背反。二律背反最明顯地體現在勞動價值論和工資規律的矛盾上。馬克思在《手稿》中指出:“國民經濟學家對我們說,勞動的全部產品,本來屬于工人,并且按照理論也是如此。但他同時又對我們說,實際上工人得到的是產品中最小的、沒有就不行的部分,也就是說,只得到他不是作為人而是作為工人生存所必要的那一部分以及不是為了繁衍人類而是為繁衍工人這個奴隸階級所必要的那一部分。”具體而言,一方面,在勞動價值率方面,以亞當·斯密、李嘉圖為代表的國民經濟學家的一個重要理論前提和基礎是勞動價值理論。他們強調價值的唯一實體是勞動,一切價值都是凝結起來的勞動。所有的勞動產品都屬于勞動者,因為所有的物質產品都是勞動者創造的。按照自然權利的法則,產品應該全部屬于勞動的人格化,即工人。另一方面,在工資規律方面,國民經濟學家提到勞動者在整個生產過程中,只能夠得到產品中極小的一部分而非全部,這部分也就是工資。工資是勞動力的價格,也就是說由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來決定工資的額度。于是這里就出現了國民經濟學在理論上的內在矛盾。

與此同時,馬克思立足于異化勞動批判了國民經濟學的局限性,指出國民經濟學的二律背反來自于勞動這一國民經濟學理論的出發點。國民經濟學家宣稱的勞動并非自然的、一般的勞動,而是自相矛盾的勞動,被馬克思稱為“有害的、造孽的勞動”、“片面的、抽象的勞動”、“異化勞動”。馬克思在《手稿》中指出:“工人生產的財富越多,他的產品力量和數量越大,他就越貧窮。工人創造的產品越多,他就變成廉價的商品。”馬克思在這里對勞動的異化作出了形象生動的描述,展現為“物的異化”,表現為積累起來的勞動支配活的勞動。同時,立足于異化勞動,馬克思對國民經濟學的理論假定私有財產作出批判,認為私有財產是異化勞動的結果,私有財產并非自然的、理所當然的,而是勞動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

由此可見,馬克思在“異化勞動”的范疇內,從內容上批判了古典經濟學,成為馬克思研究政治經濟學的重要起點。

二、方法“鼎新”: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研究方法的萌芽

政治經濟學批判的辯證方法,也就是唯物辯證法,是政治經濟學研究的重要科學方法。以往的古典經濟學家研究政治經濟學,較多地是從唯心主義、形而上學出發。即便是有的古典經濟學家的經驗論方法帶有某種程度的唯物主義性質,但仍然難以解釋資本主義經濟世界中的二律背反。《手稿》堪稱運用辯證邏輯的典范,是馬克思對思辨辯證法作出獨立批判的真正開端。

一是馬克思完成了對黑格爾辯證法的批判。毫無疑問,黑格爾的辯證法是深刻的,如恩格斯在《路德維希·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中評價黑格爾的哲學飽含歷史感。但黑格爾的辯證法也帶有唯心主義、神秘主義的色彩。通過《手稿》的最后一章,也就是第三手稿,即“對黑格爾的辯證法和整個哲學的批判”,馬克思立足于費爾巴哈對于黑格爾哲學的批判性成果,完成了對黑格爾哲學的批判。在《手稿》中,馬克思對黑格爾哲學的核心,即思辨的思維、否定之否定、辯證法,進行了批判。一方面,馬克思肯定了黑格爾的辯證法抓住了勞動的本質。另一方面,馬克思指出了黑格爾的“雙重錯誤”。其一,《手稿》對《精神現象學》進行了全面地梳理、批判地考察,綜合批判的方面和非批判的方面,認為《精神現象學》是一種“神秘化的批判”。其二,馬克思指出黑格爾的第二個錯誤也就是把異化和對象化混同起來。

《手稿》對于黑格爾哲學的批判可以說是馬克思對黑格爾哲學的第二次批判。早在此前,馬克思就已經通過1843年的《黑格爾法哲學批判》開始了對于黑格爾哲學的批判,是馬克思對黑格爾哲學的第一次批判。但這次批判發生在馬克思系統的學習經濟學之前,因此馬克思僅從費爾巴哈的自然唯物主義出發展開批判,并未完成對黑格爾社會歷史辯證法的批判。所以《手稿》標志著馬克思從政治經濟學的研究視角出發,用這一革命的、科學的研究方法,通過多重地辯證揚棄,完成了對于黑格爾哲學乃至整個哲學的全面批判。

二是馬克思開始逐漸擺脫費爾巴哈的影響。在《手稿》中,馬克思高度肯定了費爾巴哈,總結了費爾巴哈的三大歷史功績,即費爾巴哈完成了對一般哲學的批判、在高級的哲學直觀當中把握了社會、把直接的感性同思辨的思維對立起來,同時認為自己對于國民經濟學的批判受到了費爾巴哈極大的影響,吸收了費爾巴哈感性的、對象性的原則。但與此同時,馬克思在《手稿》的序言中寫道:“相反,費爾巴哈的關于哲學的本質的發現,究竟在什么程度上仍然——至少為了證明這些發現——使得對哲學辯證法的批判分析成為必要,讀者從我的闡述本身就可以看清楚。”早在1843年,馬克思曾認為費爾巴哈已經對黑格爾哲學進行了徹底的清算,并在《手稿》中提到“費爾巴哈是唯一對黑格爾辯證法采取嚴肅的、批判的態度的人。”但也正是在《手稿》中,馬克思微妙地表達了費爾巴哈對于黑格爾的批判工作看似完成但尚未完成,也就認為有必要對黑格爾辯證法和一般哲學進行重新批判。正是因為《手稿》感覺費爾巴哈對黑格爾辯證法的批判是不充分的,使得馬克思超越費爾巴哈成為可能。總的來看,從馬克思思想的整個發展歷程這一更為宏觀的視角考察,雖然馬克思在這一時期明顯地站在費爾巴哈的立場上,但在手稿中對費爾巴哈有著非常婉轉的批判,這可以從馬克思在1845年通過《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對費爾巴哈進行全面地清算得到印證。

總而言之,“對象性”是費爾巴哈哲學的核心概念,“活動”是黑格爾哲學的關鍵術語。馬克思在《手稿》中提出的“對象性的活動”,并非是將兩者簡單相加,而是創造性地、科學地結合,也推動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研究方法,即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發展。此外,馬克思對于經濟學范疇的辯證分析,在《手稿》中到處都可以看到,如對于私有財產的辯證闡述、對于“生產總體辯證法”的深入闡述。由此可見,《手稿》表明,馬克思在研究方法層面超越了古典學派,標志著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研究方法的初步萌芽。

亚博2022手机登录网址